8月10日,成功“摘帽”的威龍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威龍股份”)資本市場以11.13元/股收盤,日漲幅高達9.98%。北京商報記者發現,威龍股份成功“摘帽”,是借助以物抵債方式處理此前的違規擔保。

據了解,威龍股份為解決違規擔保,在今年與王珍海、興龍合作社簽署了《以物抵債三方協議》,興龍合作社自愿以其持有的3195.05畝葡萄園(評估值8775萬元)通過“以物抵債”方式,代王珍海向ST威龍償還違規擔保應承擔或可能承擔的損失,抵償金額為8773萬元。威龍股份此前因公司原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在任職期間,未按照內部決策程序,擅自以上市公司名義對外提供擔保,因此向上海證券交易所申請對公司股票實施“其他風險警示”,股票簡稱變更為“ST威龍”。

北京商報記者通過天眼查注意到,威龍股份被執行人項目中,仍有四條相關內容。對此,記者致電威龍股份董秘了解到,與被執行人相關的司法問題,目前公司已將相關資料上報,包括四項現實執行中的內容。

解決完違規擔保案的威龍股份,依然是閑不容息。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2018-2020年威龍股份營收、凈利連年下滑。其中,2018年、2019年、2020年營收分別為7.88億元、6.67億元、3.93億元,同比下滑5.13%、15.32%、41.18%;凈利潤分別為5164.03萬元、-2586.51萬元、-2.2億元,2019年出現虧損,2020年凈利潤虧損加劇。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表示,雖然違規擔保案告一段落,但威龍股份在產品、市場、渠道、客戶等方面存在的問題仍在持續發酵。

威龍股份上市后主打有機葡萄酒,但銷量并不理想。

據財報顯示,ST威龍2018-2020年有機葡萄酒營業收入分別為4.65億元、4.06億元、2.11億元,同比增長分別為3.9%、-12.64%、-48%。

業內人士分析指出,有機葡萄酒的成本相比普通葡萄酒而言會更高。因為有機葡萄園每公頃的成本比傳統葡萄園成本高20%-25%,而產量則會下降15%-20%。因此,有機葡萄酒的成本會高30%左右。

有機葡萄酒營收下滑的同時,威龍股份低、中、高端產品的營收也均出現大幅下滑。據年報顯示,威龍股份2020年低、中、高端產品實現銷售收入分別為2.58億元、5931.45萬元、1425.17萬元,同比下滑分別為44.04%、56.03%、64.73%。從數據不難發現,威龍股份高端產品銷售收入最低,但下滑幅度位居榜首。

中國消費品營銷專家肖竹青分析認為,打造一個品牌,需要時間及資本的積累。威龍股份通過有機葡萄酒塑造高端品牌形象,但在整體的品質保障和品牌培育方面,并沒有將消費者培養起來,再加上自身資金短缺,造成了如今局面。

翻看威龍股份近年來年報不難發現,在產品銷量不理想的同時,威龍股份現金流也岌岌可危。

2017-2020年,威龍股份經營活動現金流分別為6370.63萬元、5011.64萬元、1.51億元、4913.47萬元,雖然威龍股份現金流在2019年出現大幅增長,但去年卻同比大幅下滑67.47%。

朱丹蓬分析認為,國產葡萄酒近年來整體發展均處于回調下滑狀態。威龍股份由于自身存在的諸多問題,導致公司資金鏈緊張。以目前威龍股份的情況來看,并沒有太多機會去搶占市場份額,未來的發展仍然是危機四伏。

(記者 趙述評 翟楓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