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混凝土攪拌車、遼寧出租車投保交強險無門的事件引發社會關注的同時,也引來監管部門的回應。近日,在做出“個別保險公司缺乏營運車輛承保積極性”等表態后,銀保監會還下發了《關于切實做好營運車輛保險承保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要求各家險企立即調整不合理的承保限制措施,特別是大型財險公司要發揮帶頭作用,實現營運車輛商業保險愿保盡保。

“拒保”頻發

近日,在廈門、遼寧等多地出現拒保交強險的情況。比如福建廈門某混凝土攪拌車運輸公司,有200輛攪拌車的交強險被當地多家保險公司和異地保險公司拒保。遼寧多位出租車車主也表示,在當地無法投保交強險,只能到外地多花錢投保。

因拒保交強險的案例時有發生,今年以來,銀保監會對拒保交強險開出多張罰單,比如無錫銀保監分局罰單顯示,10月11日,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無錫中心支公司第一營銷服務部因拒絕承保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被罰款10萬元。

北京商報記者聯系到南方某國企背景建筑企業相關員工時,該員工也坦言,遇到過保險公司拒保包括混凝土攪拌車、渣土車、槽罐車等車型的情況。他表示,小型保險公司因為賠付成本的問題更加會拒絕承保交強險,而小型建筑企業因為其抗風險能力差更需要投保交強險及商業保險。

由于投保困難,一些營運貨車車主已經開始關注統籌等互助形式,希望進行風險兜底。“運輸企業通過在內部成立車輛‘聯合體’,車輛駕駛者統一均攤費用,誰遇到風險,誰用這筆錢。”上述建筑企業相關員工表示。

不過類似的“車輛統籌”遇理賠難等問題也時有發生??紤]到其“保單屬性”,山東保協等也曾發布提醒,機動車輛統籌單不是保險。

賠付成本高

“投保人在投保時應當選擇從事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被選擇的保險公司不得拒絕或者拖延承保。”《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如是規定。

雖有監管明文規定,但拒保事件依舊層出不窮。銀保監會相關負責人表示,受使用強度、行駛環境等因素影響,部分營運車輛風險相對較高,保險公司出于對經營虧損的擔憂,對承保該類業務比較謹慎。

此外,自去年車險綜改實施后,交強險限額提高,但隨之而來的是賠付率、賠付成本提高,保險公司直言承保營運車風險較大,尤其是車險綜改、交強險責任限額提升的背景下,極易造成承保虧損。

北京某財險公司車險負責人此前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以北京為例,私家車出險率在14%-16%之間,然而如網約車、自卸貨車這類營運車輛的出險率則在20%-30%。雖然各地賠付數據不一,但整體來看,南方多于北方。據上述財險公司車險負責人透露,南方部分地區賠付率甚至可能達到300%以上。

“交強險保額提高、責任擴大后,根據多方面因素,保險公司測算下來,會導致賠付成本顯著增加。”北京商報記者聯系到上述建筑企業所在省份的保險從業人員,該人士表示,除了賠付率讓保險公司“望而生畏”外,目前,拒保交強險更多為投保人轉保的情況。因為保險公司會設定一定“限賠額度”,而當續保量已經占用了額度,會在一定程度上拒絕轉保業務。

該人士還表示,每家公司的業務結構均有相關要求,比如有微盈或微虧的標準,當承保業務達不到預估要求,就容易拒保。

差異化費率+科技賦能

一方面是有關規定明令禁止拒保,另一方面卻是險企面臨虧損叫苦不迭,交強險投保問題不斷得到重視。

“通過行政命令或者說是嚴格執法、監督,是一種辦法,但可能還需要其他的辦法。”曲速資本、保觀創始人楊軒認為,出租車或者大貨車這類車輛,可以探索形成聯盟,類似于自律組織,或者通過其他力量來幫忙成立這樣的自律組織,比如科技公司參與其中,可以為大貨車裝一些設備,或者通過培訓宣傳,以降低出事故概率為宗旨。他認為這種方式在出租車車型上嘗試和推廣,可能會有一定效果。

《通知》也指出,險企應強化高質量發展意識,可通過推進科技賦能,加強風險管控。通過運用大數據、車聯網等新技術手段,提升車險線上化、數字化、智能化水平,加快推進風險減量管理,逐步改善營運車輛保險經營狀況。

上海對外經貿大學保險系專家朱少杰表示,交強險的經營原則是“不虧不盈”,要體現好這個經營原則的話,交強險最好以共保的形式來經營。各家公司可以依據業務承攬量來賺取合理的手續費,損失賠付則通過扣除手續費后積累起來的交強險基金來支付,出現盈虧可以進行年度滾轉調整。此外,車險綜改后,交強險也引入了費率浮動機制,對此需要在實踐中不斷優化,依據投保人的風險水平差異化費率水平,這能緩減公司承保虧損。

對于未來投保交強險的展望,資深精算師徐昱琛表示,解決拒保問題,一是要靠市場化手段,用合理的定價來反映風險,那么拒保的情況就會少。二是行政化手段,可以通過硬性談判,但由于車險審批嚴格,還是取決于監管下一步的動作。

(記者 陳婷婷 胡永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