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與凱撒旅業取消“訂婚”僅三天,眾信旅游就開始低價轉讓股份。12月9日,眾信旅游開盤漲停。而就在前一日晚間,眾信旅游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馮濱以及持股5%以上股東郭洪斌,擬以2.42億元的總價,向阿里巴巴(中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阿里”)轉讓眾信旅游6.04%的股份。事實上,就在眾信旅游與凱撒旅業“聯姻”告吹后,眾信旅游不得已再次低價轉讓股權以求籌錢“過冬”。而在出境游停擺的情況下,持續虧損的眾信旅游要扛過寒冬,還需要等待業績的復蘇。

阿里低價抄底

市場還沒從眾信旅游與凱撒旅業“聯姻”失敗的消息中回過神來,眾信旅游便迅速找到了融資渠道。12月8日晚間,眾信旅游發布公告稱,阿里與馮濱及郭洪斌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通過協議轉讓方式,分別受讓馮濱、郭洪斌所持有的眾信旅游股份共計54773723股,約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6.04%。股份轉讓價款分別為約1.63億元與約0.78億元,共計約2.42億元。

本次權益變動后,阿里將持有眾信旅游1億股無限售條件流通股股份,約占眾信旅游總股本的11.06%。馮濱持股比例由22.33%降至18.25%,仍為眾信旅游控股股東,而阿里則躋身為眾信旅游第二大股東。

事實上,早在2020年9月29日,眾信旅游便已經與阿里“牽線”,出售給其股份。當時眾信旅游發公告稱,阿里與馮濱簽署《股份轉讓協議》,通過協議轉讓方式受讓馮濱所持有的眾信旅游45470295股股份,占公司股份總數約5%。不過在上次權益變動后,馮濱扔持有公司約24.25%股份,為公司的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

而在本次股份轉讓的三天前,眾信旅游與凱撒旅業的“聯姻”走向了破滅。此次低價轉讓股權,頗耐人尋味。

借錢“過冬”

對于本次股份轉讓的原因,眾信旅游在《簡式權益變動報告書(1)》中稱,信息披露義務人擬通過本次協議轉讓股份,加深上市公司與阿里之間的戰略合作,并滿足自身因業務發展的資金需求,故決定向阿里轉讓部分股份。不過,對于此次眾信旅游低價轉讓股份,有業內人士分析稱,實際上這是眾信旅游“賣股融資”的一種舉措,當前出境游暫時無法放開,而眾信旅游業績也遲遲不能回暖,企業需要資金來維持運作,這種情況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值得注意的是,眾信旅游還于同日宣布,擬向馮濱和郭洪斌借款合計不超過3億元用于日常經營。而眾信旅游于去年向馮濱所借的3.17億元,因還款期限為今年12月20日,故同時申請借款展期。

還有業內人士表示,一方面,眾信旅游“賣股求生”是為了提升市值。另一方面,由于出境游停擺,眾信旅游主業業績低迷,需要充裕的資金儲備,才能確保渡過“寒冬”。此次回收2.42億元現金,也可以補充自己的現金流。從進一步發展的角度,眾信旅游或許是為了借阿里在OTA方面的資源,謀求新的發展。

不僅如此,還有業內人士分析稱,其實旅游市場不好,作為眾信旅游實際控制人不免早就有盡早套現離場的想法,不過當前形勢下,想要將手里的股票賣個好價錢,并不那么容易。據了解,除了賣給阿里股份,馮濱還在今年1月減持了公司股票,當時馮濱就通過大宗交易的方式減持其持有公司約2%的股票。

如今,想要提升眾信旅游市值,還得期待業績回暖。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中國文化和旅游產業研究院副教授吳麗云表示,眾信旅游需要新的資本保證企業的持續運營,來支撐企業渡過難關。

仍待市場好轉

在出境游持續停擺的情況下,未能與凱撒旅業“聯姻”的眾信旅游,仍需面對持續虧損造成的困境。接下來如何止損,則成為眾信旅游最需要解決的問題。

根據眾信旅游前三季度財報顯示,公司營業收入為4.76億元,同比下降64.6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約2.05億元,同比上升34.29%。雖然在虧損數額上有所減少,但總體仍保持著一個較為低迷的狀態。

面對虧損,眾信旅游也表示,將進一步緊抓中國旅游行業迭代新機遇,持續深耕國內旅游市場,加深國內游、省內游和周邊游市場的開拓力度,潛心專注打造精品高端旅游產品,為疫后旅游市場的恢復持續蓄能賦能。公司也將利用資本市場的多渠道融資方式募集資金,積極推進公司的后續發展,力爭為股東創造更多價值。

對此,吳麗云談到,由于國際旅游方面未來無法預測,問題無法很快解決。眼下眾信旅游首先要保證自己能夠持續發展。而疫情對于阿里的影響沒有傳統旅行社大,其在旅游產業已經有了較大規模的布局,入股眾信旅游對于其旅游版圖來說也可以起到支持作用。

北京聯合大學在線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楊彥鋒也表示,阿里還能對眾信旅游起到更大的戰略支撐作用,也是阿里旅游投資部署的重要一環,線上線下的結合擁有比較大的空間。

“對于傳統旅行社來說,疫情是一個巨大的打擊。未來人們選擇傳統旅行社出行的概率可能越來越低,因此,對于眾信來說,仍需要重新謀劃其戰略布局。”吳麗云說。

(記者 關子辰 實習記者 張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