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再次調整。12月9日,央行官網發布消息稱,為加強金融機構外匯流動性管理,央行決定自2021年12月15日起,上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即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的7%提高到9%。

這一消息發布后,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在岸人民幣兌美元跳水。Wind數據顯示,離岸人民幣兌美元跌破6.38關口,最低貶值至6.3833,較央行宣布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以來一度貶值逾350點。在岸人民幣兌美元也從6.34區間貶值至6.36,同樣貶值近350點。

隨后,離岸、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小幅回升,截至12月9日21時15分,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報6.3801,日內跌幅為0.54%;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報6.3755,日內跌幅為0.5%。

作為影響信貸擴張能力的一個工具,央行通過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來調節外匯市場供求。央行在12月6日宣布降準后,人民幣流動性增加,提高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則使得外匯流動性收縮。市場上人民幣增加,外匯供給減少,人民幣面臨貶值,外匯則面臨升值。

本次調整是央行年內第二次出手上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此前,在5月31日,央行宣布自2021年6月15日起,上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即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的5%提高到7%。

從兩次央行上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的時間節點來看,均發生在人民幣匯率突破新高后。北京商報記者根據Wind數據梳理發現,2021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大幅升值,5月31日早間,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升破6.36關口,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升破6.35關口,雙雙續刷2018年5月以來最高。

在央行出手后,人民幣匯率在6月、7月經歷了回調,隨后呈現持續升值態勢。而在央行年內第二次宣布全面降準后,在岸、離岸人民幣攜手沖高,雙雙突破2021年5月高點,也是自2018年5月以來的新高水平。在岸人民幣兌美元12月9日最高升值至6.3397,離岸人民幣最高升值點則發生在12月8日,報6.3307。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陶金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人民幣是2021年全球最強勢的貨幣,在美元升值的情況下,人民幣還在針對美元升值。而當前不論是資本流動還是外貿領域,都存在人民幣貶值的壓力,市場也正在逐漸形成人民幣貶值的預期。

陶金指出,2021年以來,貿易和資本流動領域都在支撐人民幣升值。但隨著美聯儲縮減購債規模以及相應的加息預期,以及美國經濟的繼續復蘇,全球資本流動趨勢可能在未來發生反轉,資本回流發達經濟體的速度可能加快。同時,明年中國出口繼續高速增長的難度較大,隨著疫情之下全球經濟逐漸開放和復蘇,其他經濟體的供給回升,外貿領域的競爭將加劇。

“此時央行提高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的操作,在實質性地減少外匯供給的同時,也在刺激市場交易在人民幣貶值預期之下的落地。”陶金進一步解釋道,“此次外匯存款準備金率提升帶來的人民幣離岸、在岸市場急跌,背后和外匯市場對應的經濟金融基本面關系緊密。”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則指出,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相當于在外匯市場上收緊美元供給和流動性,從而可以減輕人民幣升值的壓力,有助于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事實上,自2021年11月以來,人民幣匯率與美元指數之間的背離已經引起了市場的廣泛關注。近日市場上也有不少討論聲音認為人民幣匯率進入筑頂階段,正在等待拐點到來。

在談及下一階段人民幣匯率走勢時,陶金指出,從短期看,人民幣匯率的強勢走勢受到季節性、交易性等多方面因素影響,而支撐人民幣匯率走勢的長期因素在于我國經濟基本面。人民幣匯率仍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相對穩定,雙向波動仍是主要特征。

而在2021年11月,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召開第八次工作會議時同樣強調,目前全球經濟金融形勢復雜多變,主要經濟體央行貨幣政策開始調整,影響匯率的因素較多,未來人民幣匯率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貶值,雙向波動是常態,合理均衡是目標,偏離程度與糾偏力量成正比。企業和金融機構等市場主體只有堅持風險中性理念,才能更好地應對外部沖擊。

(記者 岳品瑜 廖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