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投資者直呼“等待漫長”的華夏幸?!秱鶆罩亟M計劃》,終于有了最新進展。12月9日晚間,華夏幸福對外公告《債務重組計劃》已獲債委會表決通過,后續將在省市政府及專班的指導下,召集公司債券持有人會議,對債務重組相關事項進行審議表決。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此次獲表決通過的債務重組計劃,對于華夏幸福而言并不意味著危機已經散去。未來能否按期籌集到足夠的資金,才是解決企業生存問題的關鍵。

圖片來源:公告截屏

債權敞口本金余額1030.72億

在《債務重組計劃》披露后,華夏幸福金融機構債權人委員會(以下簡稱“債委會”)積極就金融機構債權人對《債務重組計劃》提出的問題進行回復,并于近期采用郵件表決方式召開了債委會全體會議,會上就《債務重組計劃》進行了表決。從表決結果來看,此次債務重組計劃獲華夏幸福債委會表決通過。

截至目前,華夏幸福債委會成員持有的債權敞口本金余額為1030.72億元,占債委會全體成員債權敞口本金余額比例為80.75%;同意票數為82票,占債委會全體成員總票數的71.93%;所代表的無財產擔保金融債權金額為643.02億元,占債委會全體成員的無財產擔保金融債權總金額的83.95%。

對于后續的工作安排,華夏幸福方面回應稱,將在省市政府及專班的指導下,召集公司債券持有人會議,對債務重組相關事項進行審議表決。屆時,對于已加入債委會的持有人,原則上應在持有人會議上對《債務重組計劃》投出同意票。根據相關法律法規、規范性文件以及公司章程的規定,積極推進債務重組協議洽談、簽署等《債務重組計劃》有關事項的落地。

截至12月9日收盤,華夏幸福報3.5元/股,漲幅3.86%,總市值136.98億元。

危機還未過去

從上述表決結果來看,華夏幸?!秱鶆罩亟M計劃》獲得了大部分金融機構債權人的接受和支持,協議重組工作取得了階段性進展。不過多位業內人士對此也直言,華夏幸福的流動性危機仍然存在,企業的償債壓力仍然不容小覷。

“由于債務規模較大,此次重組方案獲通過,對于華夏幸福而言也并不意味著危機完全過去。”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分析師關榮雪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重組方案獲債委會表決通過,只能說意味著華夏幸福的主要金融負債展期為5-8年,或將為其后續恢復造血贏得一些時間,同時在一定程度上增強企業后續應對債務壓力的信心。

同策研究院資深分析師肖云祥也向記者表示,說華夏幸福“危機已過”目前還為時尚早,畢竟債務并沒有消失,只是在歸還方式、歸還日期及利率等方面得到債權人同意。后續,華夏幸福還須積極籌集資金來償還現有債務。

一位接近華夏幸福債務重組小組的知情人士稱,華夏幸福的債務相當復雜,不但擁有暴雷房企都有的問題,更與地方有著密切的關系。“平安牽頭的債務小組一直都在河北,問題很棘手,目前大股東肯定是不會繼續投入,新的投資者也是很難引入,所以籌資的問題對于尚未能恢復到正常銷售狀態的華夏幸福來說,其實有點死循環的節奏。”

“債務重組計劃獲得通過,對于公司而言可降低償還壓力,但須看到的是,能否按期籌集到足夠的資金,才是解決企業生存問題的關鍵。”肖云祥說道。

據悉,自今年2月初第一次公告債務違約以來,在為期10多個月的時間里,伴隨著后續14份“未能如期償還”公告的相繼披露,華夏幸福的債務違約規模已從最初的52.55億元升至千億。據華夏幸福此前公告,截至11月29日,該公司累計未能如期償還債務本息合計1013.04億元。

在企業違約債務規模不斷攀升的過程中,華夏幸福涉訟資金的規模也在一路走高。北京商報記者梳理企業公告發現,截至2021年12月,華夏幸福近12個月內發生的訴訟、仲裁事項涉案金額累計約71億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資產的11.5%。

另據華夏幸福12月3日晚間發布公告,14只有待償付的債券已經擺在了企業面前。公告顯示,華夏幸福對這部分債券安排了兩種償付方式:一是現金償付+信托受益權份額抵償+展期清償的方式進行綜合償付;二是擬出售公司通過債務置換方式承接。

據悉,上述14只有待償付的債券分別為:15華夏05、16華夏01、16華夏02、16華夏04、16華夏05、16華夏06、16華夏債、18華夏01、18華夏02、18華夏03、18華夏04、18華夏06、18華夏07、19華夏01。

銷售承壓態勢未解

“其實華夏幸福危機的爆發,與其布局不無關系。該公司主要布局在環京區域,而這些城市在較早的時候執行了嚴格的調控政策,使得公司銷售大幅下降。另外公司產業地產業務沉淀了大量資金,最終在種種因素影響之下,使得公司遭遇危機。”在肖云祥看來,后續華夏幸福應全力做好銷售和資產處置工作,如果有政府工作組介入的話,整個過程向積極的方向發展的可能性更大。

如肖云祥所言,做好地產銷售工作,顯然是接下來華夏幸福保障自身償債能力的一大重要舉措。不過從現實情況來看,在對外表態“千方百計竭盡全力維持公司正常生產經營”之外,多次在公告中強調“抓銷售、促回款、?,F金流”的華夏幸福,銷售似乎已經成為了企業的“難言之隱”。

北京商報記者梳理發現,最近半年以來,華夏幸福的銷售月報甚至季報已經連月“難產”。在近期房企相繼披露11月銷售簡報之際,華夏幸福的銷售情況還尚未有動靜傳出。

值得一提的是,在稍早前回復上交所的監管問詢函中,華夏幸福曾提及,在房地產業務方面,一是受行業整體下行影響,如果未來發展趨勢持續,整體銷售壓力會繼續加大,疊加疫情反復,尤其是環京地區管控更加嚴格,銷售價格有進一步下降的風險,二是如果原材料及人工成本等持續上升,兩個因素都會使房地產業務毛利率存在進一步下滑的風險。

關榮雪分析指出,從華夏幸福自身發展面來說,首先對于資金壓力的緩解工作仍然不可忽視,應加快資產處置回款以增強企業的資金流動力;同時,在資產處置方面既要提高效率也要結合企業發展戰略方面考量,對于可觀的資產可適當選擇保留,提升產品質量。另外,房地產市場逐漸進入管理紅利的時代,完善與加強企業管理模式也是很有必要的。另外,在業務經營層面也多需發力,加快產品去化,提升企業造血能力。

“而從市場輿論角度來說,企業須更加積極應對當前危機,高效、負責任的態度對于市場來說也更為重要,將在一定程度上重塑企業形象。”關榮雪分析道。

(記者 盧揚 榮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