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市場上過度多元化的反面典型海印股份(000861.SZ)又在追熱點。

11月11日以來,海印股份的股價不斷飆漲,至12月8日,股價已達到3.43元/股,不到一個月的累計漲幅為74%。

引爆股價的是海印股份在接待投資者調研時強調公司產業轉型,深度參與新能源、光伏等熱門賽道。

實際上,海印股份來自新能源領域的收入占比極低。因此,公司被質疑蹭熱點。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海印股份產業轉型頻繁,高嶺土、房地產、商業物業、商業百貨、金融、文化娛樂等,以及目前的新能源,公司均有涉足。

非常遺憾的是,不斷推進產業轉型的海印股份,基本面未得到持續改善,盈利能力呈現下滑趨勢。2018年至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營業收入和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雙雙持續下降。

再轉型新能源股價起跑被質疑

百般嘗試之后,海印股份再度向新能源領域進發。只是,這一次能否成功,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

海印股份的本次產業轉型為市場所熟知,始于股價大幅上漲。

K線圖顯示,今年11月10日,海印股份的收盤價為1.97元/股。11日,股價上漲4.06%,隨之而來的是接連上漲。11月19日,股價迎來第一個漲停,漲幅為10.09%,11月26日,第二個漲停。

從11月11日至12月8日的20個交易日,僅有三個交易日股價有小幅調整,17個交易日表現為上漲。到12月8日,其股價收報3.43元/股,較11月10日的1.97元/股上漲了約74%。

引爆股價大幅上漲的是機構調研。11月以來,公司接受投資者調研3次,多次回復互動易提問。

海印股份披露,為順應新能源行業發展形勢,加強對新興行業布局,公司于2016年成立海印蔚藍并致力于將其打造成新能源本土服務商。目前,海印蔚藍已開展成熟穩定的充電樁業務和物流城配業務。同時,公司將深度參與新能源、光伏等先導性和支柱性行業的分工,加速公司轉型升級和戰略目標的實現。

就是因為深度參與新能源、光伏等先導性和支柱性行業的分工,加速轉型升級,引發了股價大幅上漲。

股價異常波動,也引起了監管部門關注。11月24日,深交所下發了關注函,要求海印股份進一步說明海印蔚藍充電樁業務開展情況,對上市公司業績的影響,是否具備深度參與新能源業務的能力和資源,以及是否存在迎合市場熱點、影響公司股價等情形。

事實上,雖然早在2016年就已經開始布局,但從主營業務構成來看,所謂的新能源業務收入并未有反映,意味著,在公司主營業務收入中,新能源業務可以忽略不計。

11月27日,海印股份回復了關注函。根據回復,海印蔚藍為公司的“新能源汽車運營基礎設施平臺”,主要針對共享汽車、網約車、物流車B端運營商等提供汽車租賃、充電等綜合服務。充電樁運營方面,海印蔚藍已在廣州的海印中心、壬豐大廈、中大輕紡交易園等多地建設有12個充電站點。充電樁業務2020年實現營業收入32.85萬元。物流城配方面,海印蔚藍通過名下超300臺新能源物流車為易久批、順豐等企業提供物流城配車輛租賃服務;通過海印蔚藍子公司廣州市通易物流有限公司開展物流配送業務,物流城配業務2020年實現營業收入1259.54萬元。

整體而言,2020年,海印蔚藍整體實現營業收入1325萬元,占當期營業收入僅為1.02%,實現凈利潤256萬元,占當期凈利潤的8.03%。今年前三季度,海印蔚藍實現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687.16萬元、-13.48萬元,預計對公司2021年度整體業績影響較小。

可見,海印股份宣稱的深度參與新能源光伏等先導性和支柱性行業,并未帶來可觀的業績。然而,卻因為此,公司股價大幅攀升,市值從45.81億元增長至79.76億元,增長了33.95億元。

基于此,市場質疑海印股份蹭熱點。

賣子增利難挽業績雙降之局

海印股份轉型被質疑,是市場基于“狼來了”故事重演判斷的擔憂。

海印股份的前身是茂化永業,1998年10月28日在深交所主板上市,控股股東為海印集團,其由邵建明、邵建佳、邵建聰三兄弟持股,三人共同為海印股份的實際控制人。

官網顯示,海印集團成立于1991年。上世紀九十年代,海印集團先后開發了海印布料總匯和海印電器總匯兩家專業市場,是海印商圈的締造者。此后,通過將現成的商鋪再度包裝出租賺取租金差價的模式,海印集團一步步做大,先后開發了流行前線、東川名店運動城、中華廣場、海印繽紛廣場等數十個專業市場、主題商城,海印集團董事長邵建明更是被稱為“商貿奇才”、海印集團的發展模式也被總結為“海印模式”。

2003年是海印集團發展的轉折點。當年,通過收購茂名永業26.33%股份,海印集團躍升為其第一大股東,從而成功實現借殼上市。隨后,公司改名為海印股份。

2008年,海印股份向海印集團收購旗下11家公司,次年又向海印集團收購總統數碼港、海印置業。由此,海印集團實現整體上市。

海印集團入主后,經營業績明顯改善。2003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11億元、凈利潤615.72萬元。到2009年,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達8.51億元、1.44億元,到2012年分別為21.36億元、4.28億元,均創歷史新高。

然而,從2013年開始,其經營業績逐步下滑。也是從2013年開始,海印股份大舉跨界加快轉型步伐。

2013年至2015年,公司收購總統大酒店100%股權及債權、茂名大廈100%股權等加碼地產及商業服務,與此同時,還收購幻景娛樂、紅太陽演藝、新田漢文化、昆明蘭花、南昌新中原等多家公司,重點布局文化影視娛樂。

海印股份最早轉型始于2008年,公司收購高嶺土和炭黑業務,因為虧損,2014年11月,又將高嶺土和炭黑等資產剝離。

隨著承載著產業轉型重任的資產相繼虧損,海印股份也相繼將之剝離。2018年,收購而來的文娛類資產全部被剝離。

海印股份于2014年重點布局的金融產業表現也不佳。2014年開始,公司發起設立海和文娛互聯股權投資基金和中郵消費金融公司,參股沁樸基金,入股河源農商行成為第一大股東,入股廣東商聯支付與廣州越秀小額貸。至此,公司擁有互聯網小額貸款、融資租賃、商業保理等牌照,還推進籌建花城銀行、花城人壽等。

2017年至2020年,公司金融板塊收入連續四年下滑,從2.17億元降至0.91億元。今年上半年,金融板塊收入為0.37億元,不及去年全年的一半。

目前,海印股份的主營業務還包括有地產、商業物業、百貨、金融等四大板塊。

從經營業績方面看,2018年至2020年,海印股份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5.07億元、24.36億元、13.02億元,連續三年下降;凈利潤1.38億元、1.39億元、0.32億元,扣非凈利潤為1.09億元、0.58億元、0.16億元,均為大幅下降。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為9.56億元,同比下降21.91%,凈利潤、扣非凈利潤分別為0.79億元、0.55億元,同比分別下降44.48%、35.93%。

值得一提的是,海印股份再度賣子。12月7日晚間,海印股份公告稱,為聚焦主業,優化資源配置,公司擬將廣州市番禺區友利玩具有限公司(簡稱友利玩具)100%股權轉讓給廣州寶享投資,轉讓價格3.2億元。

這是公司于2016年耗資2.90億元收購而來的資產。本次出售,將為海印股份貢獻凈利潤約5141萬元,超過公司2020年度凈利潤的50%。

令人擔憂的是,產業多元化的海印股份,償債壓力較大。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賬面貨幣資金只有1.37億元,而其債務為49.14億元,其中短期債務為19.61億元。

(記者 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