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古老靜謐的西湖見證著惠州千百年來的變遷,緩緩流淌的東江水不停吟唱著這座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的傳奇。

5000多年的文明史、2000多年的建置史、1000多年的建城史,時光流轉,透過不斷變換的歷史舞臺,一幅人文與自然交相輝映的壯麗畫卷在嶺東名郡惠州徐徐展開……

醇美惠州歷史人文篇

01

數以千計文化名人閃耀千年惠州

惠州地處五嶺之東,故有“嶺東名郡”之稱。自隋朝設郡治開始,惠州一直是歷朝的郡、州、路、府的行政中心。

歷經時代變遷,惠州府城的格局雖有改變,但仍延續了古城風貌,“九街十八巷”的城市格局與肌理依稀可見,明代惠州府城墻和歸善縣城墻、金帶街、鐵爐湖明清古街、惠新古街等歷史建筑和街區保存完好。始建于1078年的水東街,至今沿襲“一街挑兩城”的傳統風貌,清晰展示出惠州古城發展的脈絡。

“半城山色半城湖”,東江、西枝江賦予惠州城市的靈動與蓬勃生命,享譽中國的惠州西湖更與惠州古城相生相依,興衰與共。以“苧蘿西子”之稱的惠州西湖和“嶺南第一山”之羅浮山為代表的自然山水風光,更是令歷代文人墨客流連忘返,使惠州成為一個名宦、文人墨客薈萃之地。

自晉至清,以葛洪、蘇東坡等為代表的數以千計文化名人先后來到惠州,在惠州留下了他們的足跡。他們或詩或文,或創辦書院,或修堤筑路、興修水利,或革舊鼎新、勵精圖治,在不同時期留下了近百處遺址、數千件文物和許許多多動人的傳說,對惠州的經濟文化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影響深遠。

早在東晉,中國最早的制藥化學家葛洪來到羅浮山煉丹制藥、行醫治病,寫下《肘后備急方》《抱樸子》等大量醫學著作和闡述道家學說,“道、佛、儒”三教和諧共處的“嶺南第一山”羅浮山由此更加聲名遠播。千年之后,葛洪留下的著作又滋養、啟迪后人智慧,助力屠呦呦發明“青蒿素”,奪得了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因“烏臺詩案”被貶惠州的蘇軾,寓居兩年零七個月期間,寫下了500多首詩詞、散文和序跋,為惠州留下了數不盡的精神財富的同時,更是開啟了惠州此后一千多年崇文厚德、包容四海的文化風氣。“一自坡公謫南海”,自此“天下不敢小惠州”。

惠州還是宋代廣東教育最發達的州縣之一。入宋后廣東有州、縣學63所,書院41所,而宋代惠州創建的各類書院,有文獻可查的不下14所,數量僅次于廣州,可謂是書香要地。其中,惠州豐湖書院更被后世列為宋代廣東四大書院之一,在惠州乃至廣東教育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人文古鄒魯,山水小蓬瀛。”惠州西湖豐湖書院的對聯,在今天依然是惠州歷史文化的絕妙寫照。

歷史綿延,山水滄桑。千年的文化積淀,讓這座城市處處是故事,處處是傳奇。羅浮山下的葛洪博物館、白鶴峰上的蘇東坡祠,一座座建筑,都能夠讓人穿越時空,感受到惠州醇厚的人文意蘊……

02

400多處革命遺(舊)址映照歷史文化名城

惠州是鎮守嶺東、屏障省垣的重要門戶,自古便是兵家必爭之地?,F在,透過車水馬龍中的朝京門和古城墻,人們彷佛還能看到當年的征塵硝煙。

素有“天塹”之稱的惠州府城,自宋代建城以后直至民國初年,近千年來從未被攻破。“鐵鏈鎖孤舟,浮鵝水面游。任憑天下亂,此地永無憂。”這首流傳已久的惠州謠諺,正是這座城市傳奇歷史的生動體現。

惠州又是一片充滿革命精神和蘊藏革命力量的紅色熱土,孕育了廖仲愷、鄧演達、葉挺等一批革命先驅,留下了周恩來、彭湃、徐向前、曾生等革命先輩的光輝戰斗足跡,涌現了東江縱隊、粵贛湘邊縱隊等革命隊伍,譜寫了絢麗多彩的革命歷史篇章。

硬頸大義的城市性格,造就了惠州人敢于擔當、舍我其誰的英雄氣節。革命戰爭年代,為推翻三座大山,爭得民族獨立、人民解放,無數惠州仁人志士拋頭顱、灑熱血、前仆后繼,展現出尚武不屈、義薄云天的光輝形象。

曾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李源,1928年秋秘密前往粵東傳達黨的六大決議,途中不幸被反動軍警逮捕,在獄中遭受了敵人的酷刑拷打等種種折磨,但始終堅貞不屈,犧牲時年僅24歲。

廣東省第一名女共產黨員高恬波,面對反動派劊子手的死亡威脅,坦然自若地說:“我現在只求一死。”

鐵骨錚錚、戎馬一生的葉挺,被囚5年多卻始終不懼國民黨威逼利誘,寫信表示“個人之操守至死不可變”,并作《囚歌》明志,要“在烈火和熱血中得到永生”。

……

熱血浸染大地,精神一脈賡續。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惠州人民,奮勇向前、不屈不撓,在黨的領導下,掀起了轟轟烈烈的革命熱潮。

大革命時期,在黨組織領導下,惠州各地掀起了轟轟烈烈的農民運動,動搖了帝國主義、官僚專制主義在惠州的統治基礎,在惠州革命征程上寫下了精彩一筆。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在中共東江特委統一指揮下,惠陽平山農軍舉行了兩次武裝起義,配合了海豐縣城的武裝斗爭。1927年8月,中共東江特委指揮機關遷到高潭中洞,開創了海陸惠紫農村革命根據地,組建了中國工農革命軍,促成紅二、四師會合,并在高潭建立了蘇維埃政權,成為全國最早的區級蘇維埃政權之一。

抗日戰爭爆發后,惠州人民在黨的領導下,積極開展抗日救亡運動。1938年10月,隨著日軍在大亞灣登陸,惠州正式打響了華南抗戰的第一槍。隨后,“惠寶人民抗日游擊總隊”、“東江華僑回鄉服務團”、東江縱隊等相繼創建,為抗戰勝利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期間,廣東人民抗日游擊總隊(東江縱隊前身)更是開展了蜚聲中外的“秘密大營救”,從香港營救出何香凝、柳亞子、鄒韜奮等800多位愛國民主人士、文化名人及國際友人,為鞏固抗日統一戰線、爭取最廣泛人士參加抗戰發揮了重要作用。

惠東的山區小鎮安墩,曾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粵贛湘邊縱隊誕生地,也是指揮機構所在地。當年,這支赫赫有名的隊伍以安墩為根據地,粉碎了國民黨軍隊的多次進攻和大規模“清剿”,在3年間打了近千次大小戰斗,建立了400多萬人口、縱橫千里的解放區,為人民解放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

波瀾壯闊的革命斗爭,為惠州留下了眾多紅色記憶,目前登記在冊的革命遺(舊)址就達400多處,它們記錄著一個個英雄的故事,承載著一段段永不褪色的紅色精神,更照亮著一個個追夢者前進的方向。

03

民俗文化既兼容共生又個性獨特

歷史名人的到來和出現是惠州文化的亮色,與此相映襯的是地域文化、民俗文化的精彩。

在這里,各種文化相互交融、兼收并蓄,顯得多姿多彩。有以廣東三大菜系之一東江菜系為特色的東江飲食文化;有以東江麒麟、三大民歌、舞火狗、三大名拳為特色的游藝民俗;有以蘇東坡傳說、羅浮山神仙傳說為特色的東江民間文學;有以道教俗化為特色的民間宗教信仰;有以東江涼帽等為特色的東江服飾民俗……

“非要說惠州民俗有一個特色的話,那就是‘兼容共生’。”惠州民俗專家林慧文說。民俗是歷史的產物,要了解一個地方的民俗,就要了解這個地方的歷史。在中國歷史上的數次人口大遷徙中,惠州成為許多人口南遷的大陸終點。秦漢時期著名的“秦始皇平定百越”事件,大量中原移民涌入嶺南;唐宋時期,惠州的“都市”規模日漸成型,一大批中原官家、文化名人、商賈等進入惠州地區,他們將中原先進的生活生產方式帶入惠州,改變了惠州民眾的生活習性;明清以來,客家人和客家文化進入惠州區域,形成體現多族群交融特色的新的民間風俗……

人口的流入,帶動文化傳播,促進經濟繁榮。千百年來,五湖四海的人相聚于此,廣府、客家、潮汕三大本土文化自然交融,中原文化持續浸潤滋養,在交融碰撞中孕育惠州兼容共生、個性獨特的民俗文化。

“四季皆聚慶,無月不過節”?;葜莨澦孜幕嘣?,民間節慶習俗既有鮮明的農耕文化特色,又有濃郁的倫理情懷和感恩之心。從惠州傳統節俗及其風俗來看,有相當一部分是漢族傳統節俗的自然延續和翻版。春節掃塵、守歲、拜年,元宵觀燈,清明、中秋祭墓,端午賽龍舟等都與漢族大部分地區相同。

在繼承保留中國傳統節俗文化的同時,惠州民俗又體現出地方特色,如正月的擺山燈、二月二伯公會、七月七儲七夕水、“十月朝”等。東江民間會節文化最具地域特色,有的已演化為村落文化,如南瓜節、游神節等。

惠州人擅歌,嬉笑怒罵皆由歌出?;葜莸赜蛄餍腥竺窀?,即惠州話民歌、客家山歌、惠東漁歌,其中惠東漁歌成功申報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葜莩R姷挠嗡嚸袼子?ldquo;舞火狗”“舞花燈”“稻草龍”“鯉魚舞”等,這些豐富而生動的民間娛樂項目是前人的文化創造,又經過代代傳承,成為如今大家喜聞樂見的娛樂節俗。

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也賦予惠州豐饒的物產,荔枝、柑橘、龍眼等水果品種繁多,赤岸蠔、小桂青口、魷魚等海產品豐富多樣。在千百年的實踐中,惠州人依托自己對大自然的深刻認識和日積月累的豐富經驗,對各種物產進行再加工,形成獨特豐富的飲食文化,如酥醪菜、阿嬤叫、東江蜆、梅菜扣肉、橫瀝湯粉、博羅山茶等眾多頗具惠州元素的特色飲食和物產。

這些具有惠州特色的節俗、游藝民俗和飲食風俗,融入眾多惠州人的血脈中,不可忘卻。舌尖上綿長的滋味,腦海中熱鬧的畫面,化開了就是永遠抹不去的鄉情。

(記者 龔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