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3日,“首屆中國水彩靜物畫展·邀請展”在武漢美術館1、2、3號展廳,與江城觀眾見面。

王肇民、胡鉅湛、張英洪、鐵揚、白統緒、殷???、劉壽祥……一個個在中國水彩畫領域閃亮的名字在展覽中出現,他們的作品足以進入中國美術史。如今,這些作品你都可以集中看全。記者了解到,這是新中國成立以后,武漢市第一次舉辦中國水彩靜物畫展,無論從作品還是展陳來講,都是高規格高水平。

本次展覽由中國美術家協會、武漢市文聯主辦,中國文聯美術藝術中心、中國美術家協會水彩畫藝委會承辦,武漢美術館、武漢市美術家協會協辦。舉辦此次展覽也是為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獻禮。展覽分“名家邀請展”和“首屆水彩靜物畫展”兩個部分向觀眾展示。

王肇民的靜物畫有西方印象派的感覺

11月22日,極目新聞記者現場探館,工作人員正在做“名家邀請展”布展的收尾工作。記者看到,展廳墻面有的刷成了正紅色,有的刷成了淡綠色,有的展廳隔成了廳中廳,逛展好似看展中展。

一次性聚集了這么多名家的作品,我們可以從哪些方面來欣賞?武漢美術館館長陳勇勁給記者詳解了各位藝術家的創作特色、藝術地位以及影響力,經他講解,展廳里各位名家之間的關聯也清晰地浮現出來——

王肇民,中國著名美術家、美術教育家,他對于素描、水彩、國畫、油畫無不擅長,而且善作古體詩詞,以素描、水彩為專業。

“王肇民曾在武漢的中南美專任教,中南美專結束以后,曾經在武漢的一大批師資力量遷到廣州美術學院,王肇民是其中之一。”陳勇勁說,王肇民的教學方式,基于純粹的西方繪畫介入,形成了比較扎實的造型藝術,特別是他把西方印象派通過實踐的方式介紹給中國的美術教育,呈現出的作品與此前中國畫式的水彩作品完全不一樣。

“很多藝術家都受到了王肇民的影響,又各自形成了自己的風格走向,他們一起奠定了中國水彩的一個大的格局。”陳勇勁說。

陳堅作品與劉壽祥作品好似隔空對話

陳堅,中國美術家協會水彩畫藝委會主任,本次展覽的前言就是由他撰寫的。他這次帶來的《被遺棄的口罩系列》,讓每個戴口罩的人都忍不住駐足。

斜對面陳列的是湖北水彩畫名家劉壽祥的作品。劉壽祥是在全國八大美院中率先創辦水彩畫系第一人。劉壽祥生前是中國美術家協會水彩畫藝委會副主任,和陳堅是很好的朋友,他們經常在一起探討水彩畫的發展和教學。

“陳堅畫的口罩,其實也是為了紀念劉壽祥。陳堅所畫的口罩是偏意象的,他運用了個人獨特的繪畫技法,希望通過這種圖像,來反映自己對曾經發生過的疫情的感受。”陳勇勁說。

在展廳中,觀眾看到陳堅的作品和劉壽祥的作品,仿佛是看到兩位好朋友在隔空對話。

這里能看到中國水彩畫的傳承和創新

陳勇勁說,中國水彩畫的發展得益于一代一代藝術家的傳承,傳承中他們又有各自的創造。

本次展覽2號廳中展出了新中國成立后第一代、第二代水彩畫家的作品,而在1號廳、3號廳中,就可以看到更加豐富的藝術形式,看到后代水彩畫家對前人的繼承和創新——

原中國美術學院院長、藝術家許江帶來的《遠旅》等作品,他所畫的向日葵曾被他叫做“東方葵”,認為是讓中國人熱淚盈眶的意象。

藝術家趙云龍帶來《無風的夏日》等三件近作。2020年因為疫情居家,他畫了很多自己工作室的場景,雖然是關在家里,但畫面筆觸是跳動的,反映出內心的波動。

70后藝術家陳流展出的《葳蕤生香》,他的作品里充滿了對技術的迷戀,植物上被蟲子咬的小蟲洞都非常逼真,他對云南土地上的植物野蠻生長的那股勁兒,描繪得非常到位。

溫馨提示:武漢美術館展覽面向公眾免費開放,觀眾可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預約看展。

(記者 徐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