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南日報記者 劉夢曉 實習生 張夢真

“我們再往前走走,那邊視野更遼闊,看得更清楚!”12月6日下午4時許,在海南東寨港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以下簡稱保護區)管理局巡護員張熙斌的帶領下,海南日報記者剛到觀測點,就見各種鳥兒掠過天空,掀起了一層層“鳥浪”,形成一道冬日盛景。

12月7日,東寨港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大批候鳥前來棲息。 海南日報記者 封爍 攝

放眼望去,左邊是滿眼碧綠的紅樹林,右邊是蔓延的灘涂。退潮后的灘涂上,各種鳥兒正在覓食,靜謐而美好。“到潮溝去,能收獲更多。”穿過村莊,張熙斌帶著記者來到附近一條潮溝。

潮溝不寬,只能容一人通行。張熙斌走在前頭,撥開兩側的紅樹枝,帶著記者向紅樹林腹地前進。

“快看,那是白胸苦惡雞!”一只“落單”的鳥兒展翅飛過,張熙斌一眼就確定了它的“身份”。

“怎么看出來的呀?!”記者問道,引得張熙斌靦腆一笑說,常年和鳥兒打交道,見得多了自然就認識了,“現在我們這里有218種鳥類棲息,每一種我們都熟悉得很!”

這種熟悉,是日積月累鉆研而來。10年前,張熙斌來到保護區工作,最先做的工作就是識鳥。張熙斌說,保護區里每發現一種鳥類,工作人員都會圖文并茂做成“身份卡”,就像是鳥兒們的“暫住證”。

比對著“暫住證”,遠遠地觀察每一種鳥類的外形、生活習性,天長日久,張熙斌練成了一副火眼金睛。識鳥的技能,便是由此而來??杀Wo工作遠不止于此。

“從國慶節開始,我們就開始等著它們來過冬。哪一類飛來得比較早,它們更喜歡吃什么,生病了是什么狀態,甚至它們會在哪片林子里棲息、筑巢,我們都摸得明明白白。”張熙斌解釋著。

潮水退去的紅樹林里,帶著海水的絲絲腥咸,灘涂露了出來。沿著潮溝的方向前進,腳上沾滿了泥土,踩在濕滑的地上,一個不小心,就要打個趔趄,只有張熙斌如履平地。

保護區里有無數條潮溝,他每天的工作之一,就是沿著潮溝去巡邏。“巡邏是要看有沒有人打鳥嗎?”記者問。

“現在很少有人打鳥了,村民保護意識增強,也都知道法律不允許。”張熙斌說,在政府部門的大力宣傳和管控下,現在村民不僅不打鳥,還會主動護鳥救鳥。

張熙斌告訴記者,2016年時,附近村民救助了一只翅膀骨折的大白鷺,并通知了管理局。“它站起來這么高。” 張熙斌把手抬到腹部,“飯量大,一天要吃兩袋魚。膽子也大,看到我們不害怕,知道我們不會傷害它。”

“巡邏還要看紅樹有沒有生病。”張熙斌停了下來,隨手拈來一片綠油油的紅樹葉子,“你瞧這上面的洞,這是螺啃的,沒啥事。要是紅樹生病了,葉子會發黃。”紅樹生病了,就要治。在這里,以紅樹林為依托的生態系統已經形成。

《中共中央關于黨的百年奮斗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指出:必須堅持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堅持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保護和系統治理,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

“我們也在深入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精神,讓這里的一切,都呈現出最好的樣子。”張熙斌介紹,隨著紅樹林生態修復持續開展,現在的保護區里,鳥類從原有的180種增加到218種;魚類從120多種增加到160種;水體質量從劣五類,達到了三類水的標準,海草也從3種增加到4種……

細數著這些成績,張熙斌滿是自豪。(海南日報???2月7日訊)